法案之声

越权为当事人选定评估机构 福建长乐一法官再遭控告

发布日期:2021-01-21 10:17:35   浏览量 :373
unknown unknown 发布日期:2021-01-21 10:17:35  
373




福建福州长乐区人民法院郑文钧法官要求原告重复交纳诉讼费被控告事件(详见:原告质疑重复交纳诉讼费被撤诉 福州长乐“最霸道法官”遭控告),有了新进展。近日,长乐法院发出通知,该案由原来的独任审判改为合议庭审判,案件除了郑文钧继续担任审判员外,还增加了审判长陈金福、审判员柯秀芳。

但是,案件当事人陈某容认为,如果郑文钧继续担任合议庭成员,必将影响案件的公正审理;而且,在陈某容尚未正式委托律师代理时,郑文钧就组织其另案代理律师参加评估摇号,并作出不切实际的评估报告,严重违反法律程序。

因此,陈某容再次对郑文钧法官进行控告,要求法院撤销此前超越代理权限作出的评估鉴定报告,并将郑文钧撤出长乐法院(2020)闽0112民初1773号、1774号案件合议庭。

越权为当事人选定评估机构

郑某友与陈某容原为夫妻,1997年,其夫妻俩生育女儿郑某兮。

2002年6月,郑、陈夫妻买受法院拍卖的、座落于福州长乐吴航镇价值两千多万元、共8层的房产和车位,产权登记在陈某容个人名下。

2019年5月,由于郑某兮大学刚毕业,没有工作,也没经济收入。当时,郑、陈夫妻感情不和,且已处于离婚阶段,夫妻俩为减少离婚对郑某兮造成的痛苦和伤害,解决郑某兮的经济收入问题,郑某友与陈某容经协商一致,决定将上述拍卖所得第四层房产、地下层三个车位赠与郑某兮,并当场将相关权属证书原件、租赁合同原件均交由郑某兮收执。

同时,郑、陈夫妻俩人还确认:赠与房产及车位的租金收入由郑某兮收取并归郑某兮所有,郑某兮对父母的赠与表示感激并欣然接受。

至此,郑、陈已完成赠与和交付,郑某兮也实际接受并享有赠与房产的处置权。但是,因上述赠与房产已向银行抵押贷款,赠与当时,郑、陈二人尚欠原贷款银行850万余元未清偿,因此无法办理权属变更登记。

2020年6月23日,郑某友与陈某容成功离婚,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解除郑、陈之间的婚姻关系。

在离婚诉讼过程中,郑某友于2020年6月10日向长乐区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对其原夫妻共同财产进行分割,并按60%进行分配。

6月24日,长乐法院向陈某容发出通知,告知案件由郑文钧法官独任审判【案号(2020)闽0112民初1773号】,并决定于7月20日公开开庭审理。

但在案件尚未开庭审理之前的7月16日,郑某友向法院申请将诉讼请求由原来的“财产分割之诉”变更为“拍卖之诉”,增加案号【(2020)闽0112民初1774号】。

针对“1773号”的财产分割之诉案,陈某容于7月26日委托律师陈某和张某进行代理。但关于“1774号”拍卖之诉,陈某容尚未确定代理人。

但是,郑文钧却于7月29日将“1773号、1774号”两案的应诉通知书、举证通知书、传票、诉状及证据材料、告知审判人员通知书等材料,一并送达给陈某容的“1773号”案代理律师。

更为严重的是,郑文钧法官还于7月31日通知原“1773号”案代理律师陈某,为“1774号案”进行摇号选定评估鉴定机构,并于当日出具(2020)长法鉴定字第321号《司法鉴定委托书》。

但关于陈某容委托陈某代理“1774号”案的委托代理函件,律师事务所在摇号三天后的8月3日才发给长乐法院。

这令陈某容十分震惊,律师函都还没发给法院,郑文钧法官怎么就未卜先知地知道她一定会委托原“1773号”案的代理律师去代理“1774号”案呢?

种种迹象表明,郑文钧法官在接手“1773号、1774号”两案后,在“1774号”案还没收到陈某容委托的律师事务所函、即代理律师尚未获得陈某容授权的情况下,明知原“1773号”案律师没有代理权,仍让其超越代理权限代理摇号,疑有恶意串通之嫌,严重违反法定程序。

陈某容尚未确定“1774号”案的代理人,郑文钧法官就急匆匆地组织原“1773号”案代理律师进行评估摇号,由此足见郑文钧法官在人为操控案件和评估结果,严重损害了陈某容的合法权益。

为此,陈某容已解除了律师陈某和张某的委托授权,并请求长乐法院依法撤销因违反程序所出具的评估鉴定报告,由新的代理人重新摇号选定评估机构并出具评估鉴定报告。

当事人要求将原法官撤出合议庭

组织没有代理权的律师进行摇号选定评估机构,设置重复交纳诉讼费障碍裁定郑某兮起诉的“2758号”赠与案按撤诉处理……

正如前一篇文章所述,郑文钧法官之所以如此徇私枉法,是因为“1773、1774号”案件涉及的房产,必须以郑某兮起诉的“2758号”赠与案审理结果为依据,只要将“2758号”清除,“1773、1774号”案就能得以顺利审判。而急匆匆地为“1774号”案作出自己想要的评估报告,正是为顺利审判“1773、1774号”案作铺垫。

因此,为了让郑某友成功抢夺前妻陈某容、女儿郑某兮的财产,相关人员为郑某友出谋划策、疏通关系,因此才有了“2758号”案件“按自动撤回起诉处理”、律师授权委托和摇号选定评估机构前后程序倒置的丰功伟绩。

鉴于上述情况,陈某容深感几个案件都存在人为操纵,郑文钧法官涉嫌违法、违规、违纪,只要郑文钧继续担任“1773号、1774号”两案的合议庭成员,该两案就难以得到公平公正的审理和判决,诉讼参与人的合法权益就难以保障。

为此,陈某容恳请上级相关部门依法督促长乐法院撤销此前严重违反程序作出的评估鉴定报告,并将郑文钧撤出“1773号、1774号”案合议庭。(监察瞭望)

ldquo
陈某容
郑文钧
免责声明: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安定门内花园胡同3号
Copyright © 2010-2021 by 官方网址:www.zgfa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35-010-73070 投诉邮箱:zgfazs@126.com
官方微信
官方新浪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