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案之声

浙江义乌: 高院判拆除违法,究竟谁在漠视民生?

发布日期:2021-05-29 09:33:25   来源 : 神州杂志社    作者 :unknown    浏览量 :54
unknown 神州杂志社 发布日期:2021-05-29 09:33:25  
54

核心阅读

      浙江义乌,中国经济实力最强的县市之一。一位曾经千万资产的女老板,一夜之间,自家住宅和厂房均遭当地政府强拆导致无家可归,事业一落千丈,还因工厂被强拆欠债千万元。

      经历多年申诉,全国最高人民法院责令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对案件进行重新审理。浙江省高院判决义乌市政府的强拆行为违法。但时至今日,赔偿问题仍未得到解决。

“鸡毛换糖”促创业 拼搏数载家业有成

      中国经历四十余年的改革开放,经济蓬勃发展令人瞩目。鸡毛换糖是指在那个物资匮缺的年代,小商小贩走南闯北走街串巷,以红糖、草纸等低廉物品,换取居民家中的鸡毛等废品以获取微利。最早的鸡毛换糖,起源于我国的浙江省义乌地区,而最终,这一行为对地区经济发展的促进作用得到认可,并发挥出巨大的积极作用。 

      黄江英是浙江义乌的一个普通农家女,秉持着“鸡毛换糖”精神,自主创业建立起了文具工厂。通过十几年的努力,其创立的文具品牌已经形成了一定市场规模,经销商遍及全国多个省市,最为红火时,年销售额达到千万元。 

      在感受创业艰辛的同时,黄江英也拥有了一儿一女。在众多人眼里无疑是一位好母亲,也是一位成功的女企业家。作为一个女人,既要照顾家庭,还要打理生意,在辛苦中收获着家庭事业带来的双重幸福。

      2002年和2004年,黄江英的丈夫张顺忠与义乌市场梅岗农垦场分别签订《租赁土地协议》及《承包茶园协议》。两份《协议》分别约定:义乌市场梅岗农垦场将农垦场所属的一块3.3亩闲置土地有偿租赁给张顺忠,土地租赁年限为30年,自2002年10月15日起,至2034年10月14日止。张顺忠一次性买断土地经营权、青苗补偿费两项合计总金额125400元。

      获得土地后的黄江英一家,雄心勃勃投资3000多万元建立了筌翔文具厂,创下了自己的品牌,有工人30多名,年营业额达1000多万元。

重点工程开工建路 配合实施家业均遭强拆

      黄江英在浙江省义乌市福田街道西张村82号合法拥有一幢158㎡住宅。经过两次修缮,此房已建成2-4层的住宅楼房。集体土地使用权证[义集建(1992)字第28938号]集体土地建设用地使用权,地号:33-16-01-104,用地面积112.78㎡,土地用途:住宅。

      2012年底,义乌修建市重点工程春风大道,因黄江英的住宅正好在所修道路的中间,政府组织拆迁。黄江英积极配合拆迁工作支持城市建设。按当时政府的赔偿标准,黄江英的住宅只能获赔19万元现金并得到同等面积的回迁房。

      在此拆迁过程中,黄江英既没有在房屋拆迁中漫天要价,更没有提出不合理要求。但是在宅基地分配问题上,黄江英请求已成年并在部队服役儿子享受当地约定的待遇,在当地有约定的村俗“有一个儿子的,可以划分宅基地90㎡”,再加上黄江英夫妇和女儿应享受108㎡面积,实际应享受198㎡面积的宅基地待遇。

      由于双方对于补偿标准存在争议,迟迟未签订补偿协议。“为了达到对我逼签的目的,相关的征收部门人员威胁,将拆除我位于原义乌市杨梅岗农垦场的经营的工厂”黄江英说。

       黄江英回忆道:“和其他厂区一样,我家开办厂区的土地是在国土部门默许下进行的,2008—2009年间,义乌市国土局曾下达过《处罚决定书》。而在农场盖厂房的有十几家,遭到强拆的厂房只有我一家,对于这种选择性执法,我有质疑”。

       2013年,当地突然下达《拆迁通知书》,让我三天之内必须搬迁。三天后,政府召集来三四百人,在多台大型挖掘机的轰鸣声中,投资3000多万的厂房变成了废墟。”黄江英继续说。

       2014年,在没有达成拆迁安置的情况下,黄江英的合法住宅遭到强拆,多年一家人临时居住在铁皮货柜搭建起来的“家”中。

       根据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2015)浙行终字第329号《行政判决书》显示:

       原审判决认定的基本事实清楚,审判程序合法,但适用法律错误,依法应予以纠正。被上诉人义乌市人民政府及义乌市综合执法局的负责人均未能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三条第三款“被诉行政机关负责人应当出庭应诉”之规定出庭应诉,本院依法予以指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浙金行初字第49号行政判决;

二、确认被上诉人义乌市人民政府2013年4月21日、6月21日对上诉人黄江英、张顺忠经营的厂房实施行政强制拆除行为违法。

       黄江英多次向负责城市拆迁以及市政府、管委会、街道办等部门提出了合法正当请求,请求给予合理的分配,然而至今却无人理会。

       申诉路上坚持到底 全国高院判令重审

       自2014年起,黄江英通过司法途径进行维权,多次起诉多次判败。但黄江英内心始终认为,义乌市政府等部门的对自己合法住宅的强拆行为不符合法律法规的要求,自己辛苦创业积攒下来的家业被非法强拆,自己和家人应该得到政府部门合理的一个解释并得到应得的赔偿。

       2015年3月31日,经过多年的申诉,黄江英终于迎来了全国最高人民法院对该案的《行政赔偿裁定书》(2019)最高法行赔申482号。

      全国高院的《行政赔偿裁定书显示》:

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再审申请人黄江英及其丈夫张顺忠。

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被申请人浙江省义乌市人民政府。

       再审申请人黄江英、张顺忠提出的再审申请,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九十一条第(三)项规定的情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九十二条第二款之规定,裁定如下:

一、本案指令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再审。

二、再审期间,终止原判决的执行。

       义乌市政府拆除行为违法 赔偿问题无法落实

       2020年11月16日,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对案件进行了重新审理并作出(2020)浙行再6号《行政赔偿判决书》,判决如下:

再审申请人黄江英、张顺忠。

被申请人:义乌市人民政府。

       黄江英、张顺忠因义乌市人民政府房屋强制行政赔偿一案,不服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16年12月9日作出的(2016)浙行赔终48号行政赔偿判决,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请再审,最高人民法院于2020年3月31日作出(2019)最高法行赔申482号行政赔偿裁定:

一、本案指令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再审;

二、再审期间,终止原判决的执行。本院于2020年7月22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并于同年9月3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二)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解释》       第一百一十九条第一款、第一百二十二条之规定,现判决如下:

一、撤销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2016)浙行赔终48号行政赔偿判决;

二、撤销浙江省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浙07行赔初2号行政赔偿判决;

三、责令义乌市人民政府在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按照本判决向黄江英、张顺忠依法赔偿人民币贰拾捌万元。

       浙江省高院的判决虽然已经过去了一年多的时间,然而,对于如何给黄江英的诉求进行赔偿,截止本文刊发之际,没有任何解决方案。

       辖区街道办和市政府外宣办“冷静”接访

       神州杂志融媒体近日前往浙江省义乌对该事件进行调查核实。5月17日一早,义乌市福田街道办事处宣传委员黄崎接待了神州杂志融媒体人员,当黄委员问明来访事宜后,委婉的用“媒体采访需得到市委宣传部的许可方能回答”为由拒绝了情况核实。

       在义乌市人民政府4楼的外宣办门外,听到有人大声说话,市政府外宣办办公室房门大开,五名工作人员聊着家常。其中一名高个子未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冷冷的说到:“福田街道已经通知我们有人要来,你们回去等电话吧。”

       面对市街两级政府如此“冷静”接待,让人不禁在内心发问:作为全国经济百强县市,世界知名的小商品集散中心的义乌市,难道漠视百姓诉求,无视法律判决吗?截止发稿当地任何部门未对该事件进行回应。

;
ldquo
判决
黄江英
免责声明: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安定门内花园胡同3号
Copyright © 2010-2021 by 官方网址:www.zgfa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主办:北京麒雯神州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67-5555-6698 投诉邮箱:zgfazs@126.com
官方微信
官方新浪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