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案之声

黑龙江女子居家办公遇害未被认定工伤,家属起诉省市人社部门

发布日期:2021-06-02 08:30:11   来源 : 澎湃新闻    作者 :unknown    浏览量 :39
unknown 澎湃新闻 发布日期:2021-06-02 08:30:11  
39

       2020年6月18日,黑龙江一女子在居家办公期间遇害。此后,家属为该女子申请工伤,但是,大庆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黑龙江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均认为该女子遇害与履行职责没有因果关系,不予认定工伤。此后,家属将黑龙江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大庆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起诉至法院。5月28日下午,该案一审在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香坊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没有当庭宣判。

独居女孩居家办公期间遇害

      1986年出生的柴媛,是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五常市人。2013年7月,柴媛硕士毕业后,以人才引进的方式进入大庆市城乡规划局(今大庆市自然资源局)工作。由于尚未婚嫁,柴媛一人租住在大庆市龙凤区英伦小镇某小区27楼。2013年7月,柴媛硕士毕业后,以人才引进的方式进入大庆市城乡规划局(今大庆市自然资源局)工作

2013年7月,柴媛硕士毕业后,以人才引进的方式进入大庆市城乡规划局(今大庆市自然资源局)工作

      柴媛的姐姐柴女士说,柴媛是一家人的骄傲。但是这一切,却在2020年6月18日这天发生了改变。

      回忆起那天的情形,柴女士仍然十分悲痛。柴女士表示,2020年6月,因为疫情原因,按照单位要求,柴媛一直居家办公。而他们一家人全部住在乡下,并未和柴媛住在一起。同年6月19日凌晨,柴女士接到大庆市公安局龙凤分局民警的电话,被告知柴媛去世了,让他们立即赶到大庆去。微信聊天记录

微信聊天记录

      柴女士后来才知道,2020年6月18日下午,柴媛同事多次电话联系柴媛均无人接听,微信也没有回复。由于柴媛所住小区不久前曾发生重大刑事案件,柴媛单位打电话报警。当天晚上,民警发现柴媛已经遇害。据柴女士提供的柴媛的微信聊天记录截图显示,2020年6月18日上午11点,柴媛向单位同事发送了周工作总结。当天晚上21点多,该同事曾让柴媛回电话。

      据大庆市公安局出具的材料证实:2020年6月16日晚,犯罪嫌疑人靳某某在柴媛所住小区杀害2人后潜逃。2020年6月18日11时24分,犯罪嫌疑人靳某某在潜逃后又返回柴媛所在小区,进入柴媛房间后将柴媛控制,采取勒颈方式致柴媛窒息死亡,靳某某在公安抓捕过程中坠楼身亡。据了解,靳某某是柴媛所住小区的业主,和妻子在小区里开设了早点店,此前,靳某某曾多次给柴媛送过早餐。

家属申请工伤,省市人社部门不予认定

      柴女士表示,不管怎样,柴媛是在工作期间遇害的这一事实,是无法改变的。因此,在和柴媛所在单位沟通后,柴女士和家人决定为柴媛申请工伤。

      “我妹妹是在工作时候遇害,死在工作岗位上的。当时单位也给往上申请了工伤,是我们家属强烈要求才给我们申请的。当时单位不承认我妹妹在工作,但是我妹妹手机和电脑那里边的证据都是在工作。下午我妹妹失联了,单位还在和她联系工作的问题。”柴女士告诉记者,柴媛是单位某党小组组长,当天在负责收党费,同时还在做一周工作总结,以及负责联系协调专家的工作。

       2020年7月13日,柴媛所在单位向大庆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提出工伤认定申请。

       “大庆市人社局没给认定工伤,刚开始是对工作时间不认可。”柴女士表示,后来因为媒体的介入,相关部门认可了柴媛遇害时间是在工作时间。“因为属于疫情期间,是弹性工作制,所有的人员都在家里用电脑办公。但是我妹妹在家办公的时间和地点符合了,又说不是因为工作原因遇害的,还是不给认定工伤。”

       据大庆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出具的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显示,大庆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认为柴媛疫情期间居家办公,可以视为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的延伸,但犯罪嫌疑人为个体从业者,与柴媛没有工作交集,不是柴媛履职的管理和服务对象,且犯罪嫌疑人是在作案后,因逃避公安机关的抓捕,逃窜至柴媛住处并将其杀害,柴媛被害与其履行工作职责没有因果关系,因此决定不予认定为工伤或者视同工伤。

      因不服大庆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的决定,柴女士一家人选择了复议。“我们后来复议了,申请复议到省人社厅。省人社厅复议之后,还是驳回了,结果还是和大庆人社局的决定一样,说不是因为工作原因遇害的。”

      据黑龙江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于2020年12月21日出具的行政复议决定书显示,黑龙江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认为: 2020年6月18日,柴媛居家办公期间遇害与其履行工作职责无因果关系,因而不属于应当认定为工伤的情形,亦不属于应当认定为工伤或者视同工伤的情形。黑龙江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决定,维持被申请人作出的《决定书》。

家属不服起诉省市人社部门,一审开庭未宣判

      “我们就是要给孩子讨公道。我虽然是农民,啥也不懂,但是我必须要给我妹妹讨个公道,所以我不停地向别人咨询,一天天不睡觉,成天就在想办法。”柴媛家属不服上述决定,咨询律师后,将省市两级人社部门起诉至法院,要求重新认定工伤。

      “我妹妹的工作时间和工作地点都对了,大庆市人社局如果出示不了证据,证明我妹妹当天不是因为工作原因遇害的,就应该认定为工伤。但是现在他们并没有出示证据证明我妹妹遇害跟工作无关,只是口头猜测。”柴女士告诉记者。庭审现场

庭审现场

      5月28号下午2点,该案在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香坊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没有当庭宣判。“我们现在还在等结果。如果大庆人社局没有证据证明我妹妹不是因为工作遇害的,就应该认定我妹妹属于工伤。否则我们一定会继续上诉的。她只要是在工作时间、工作场所正在从事工作的时候,死在工作岗位上了,这都应该是属于工伤的。”柴女士表示。

      “对方认为柴媛受到的伤害和她的工作职责没有因果关系。”6月1日下午,江苏亿诚律师事务所律师徐旭东告诉记者,庭审期间,大庆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和黑龙江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并没有进行举证,提供相关证据进行证明。

      徐旭东认为,从举证责任上看,两被告并无证据证实受害职工柴媛的死亡与履行工作职责无关。本案中,受害职工柴媛在居家办公过程中被凶手靳某某杀害致死,已经大庆市公安局龙凤分局依法认定,各方也无异议。凶手杀害柴媛是否系源于柴媛工作原因,则需要被告大庆市人社局举证进行反证,如果不能证实非工作原因导致的,则应认定为工伤。工作中死因不明被认定为工伤有众多案例支持,这种对行政机关举证责任的安排,是工伤保险制度对于工作过程中职工的特别保护制度。

      大庆市人社局在答辩状中明确要求“暴力行为与履行职责应当具有直接因果关系”,才可以认定工伤。对此,徐旭东认为,不应以侵权责任中的因果关系代替工伤认定中的起因性要素,从而否定职工所处的工作环境风险也系工伤保险制度所保障。本案中,职工柴媛所受伤害性质法理上属工作环境风险。现在社会中工作环境风险无所不在,例如工作过程中被墙外扔进的石头砸伤、被窜进屋的疯狗咬伤、被工作无关的凶手错杀等等,都是工作环境产生的风险。这种风险结合工作过程,认定为工伤,有着众多域外法经验可参考,也是工伤保险制度走出狭隘的职业本身固有风险的必然要求。

      “多数经过复议以后的诉讼案件,把它掰过来都是小概率事件。本身我们这个案子,经过了大庆市人社局,又经过了省人社厅复议,把它掰过来,估计比较困难。我们这一方的主张要得到支持,有相当的难度。”徐旭东告诉记者,虽然对最终的结果不是很乐观,但如果说柴媛家属选择上诉,不管是到哈尔滨中院二审,还是到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去申诉,他都会代理到底。“从我个人的专业来说,应当能够认定工伤。希望有这样一个案例,来对我们工伤保险在工作环境风险这一块有所推动,能够引起更多人的重视。”

工作
工伤
柴媛
大庆市
免责声明: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安定门内花园胡同3号
Copyright © 2010-2021 by 官方网址:www.zgfa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主办:北京麒雯神州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67-5555-6698 投诉邮箱:zgfazs@126.com
官方微信
官方新浪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