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案之声

禁止公办高中招收复读生背后的公平、利益和私心

发布日期:2021-07-09 15:55:55   来源 : 澎湃新闻    作者 :unknown    浏览量 :20
unknown 澎湃新闻 发布日期:2021-07-09 15:55:55  
20
1

多地禁止公办高中招收复读生

      前不久,高考成绩出炉。绵阳东辰国际学校的卢天彧取得了总分722分的成绩,为四川省理科高考的最高分。他的身份特殊,是一名复读生,去年就考出了663分的高分。

      “663分还复读?”网友的议论炸了锅:高分考生复读,是不是加剧了内卷?

      网友的担忧不无道理。教育部门也出手了,收紧了复读的通道。

      6月16日,重庆发布通知,明确规定公立高中不得举办复读班,不得与社会机构联合举办复读班,不得在培训机构以学校名义举办复读班,不得招收复读插班生。近两年,云南、辽宁、贵州、四川等省份都相继出台政策,做出类似规定。

      而在更早的2002年,国家教育部就明确规定:严禁各地公办高中占用学校正常的教育资源,招收复读插班生或举办高考复读班。

      国家为什么要禁止公办高中招收高复生?这背后既关系到考生的“公平”,还涉及到学校的“利益”以及地方政府的“私心”。

2

公办高中招收复读生,有违“公平”

       据兴业证券研报显示,高考报名人数中,非普通高中应届生人数从2010年的152万人增长至2020年的271万人。2020年,非普通高中应届生的比例已高达25.30%。

      这一庞大群体主要由复读生和职校考生组成,其中,复读生的人数更多。根据各省教育厅披露的信息,2020年高考复读生约160万人,占非普通高中应届生的59%。

      第一次高考不理想,再战一次,说到底是个人选择,应当尊重。那为何教育部要做出限制?

      据21世纪经济报道,上海市教育科学研究院高等教育研究所所长董秀华认为,复读生重复占用高中教育资源,在一定程度上导致教育资源的整体使用效率降低。尤其是在当前高考仍在相当程度上依靠熟练度、准确度等进行细微区分的情况下,应届生相对处于不利状态。

      简单点说,复读生的大幅增加,尤其是高分复读生的增加,一定程度上是在减少应届生考上好学校的机会。

3

公办高中招收复读生,牵涉“利益”

      虽然教育部明令禁止,但不少公办高中依旧在悄悄招收复读生。其中,不少公办名校是通过挂靠、分校等方式招收复读生,用公办的名义和资源来招揽生意,再将复读生纳入民办学校,收取高达几万的学费。

      最出名的是河北的衡水中学和安徽的毛坦厂中学,它们被称作“高考工厂”,而且背后的资本都将学校运作成了“超级中学”。

      衡水中学原本是衡水市人民政府直属的公办高中,后通过公民混办,如今整个衡水中学体系共有四所学校,整体毕业生人数在6000—8000人左右。      其中,衡水第一中学由衡水中学与河北泰华锦业房地产公司合作,成立于2014年。衡水中学被称为“北校区”,衡水第一中学被称为“南校区”,两者基本被同等对待,师资和教学制度都一样,还共同计算高考升学率。

      衡水第一中学作为复读生主要招收渠道,在今年高考查分的当天,就火速发布了复读生招生简章,收费标准与高考分数绑定,高分考生可随报随录,学费2000元,其余考生的学费分为2.5万和3.5万两档,还承诺2022年考入清华北大的复读生,全额退还学费。衡水中学备受争议的是它的半军事化管理制度。学生的每一分钟都被安排得明明白白,时间颗粒度以分计算。早上5点40分起床,从起床到跑操的准备时间仅5分钟,中间备操还要抽出2分钟读书。晚上10点10分准时熄灯,熄灯后一个小时内不允许学生起床走动、发出任何声音。

      从前期的“掐尖招生”,再到后期的半军事化管理,衡水模式在应试考试这条路上有它的成功之处。据媒体报道,衡水中学每年的一本率在90%以上,被清华北大录取的人数也逐年增长,2016年为139人,2017年达到174人,2018年超过200人。

      在分数和升学率上的成功实验,使得“衡水模式”在全国开启Ctrl C + Ctrl V。

      最惹人注目的是,今年3月在美股上市的第一高中教育集团就与衡水中学有关。该集团学生超过2.5万名,旗下的19所学校,其中15所带有“衡水”二字。其中,云南衡水实验中学是由第一高中教育集团与衡水中学合作创办。其他学校则靠复制“衡中模式”,或与地方合作办学,或与房地产开发商合作办学。

      据招股书,2020年,第一高中教育集团全年营收4.46亿元,同比增长32.5%;净利润为8090万元,同比增长155.3%。其中,八成以上收入来自学费及住宿费。将教育做成一门生意,还跟公办高中有牵扯不清的关系,合理吗?

      重新修订后的《民办教育促进法实施条例》自2021年9月1日起施行。条例明确规定:禁止公办学校举办或参与举办民办学校,限制民办学校无序跨区域招生,实施义务教育的民办学校不得提前招生。

      按照这个条例,许多高中都在违规办学和招生。第一高中教育集团的招股书也有披露:公司面临办学许可证被吊销的风险。

      教育部发展规划司司长刘昌亚认为,公办学校举办或参与举办民办学校,稀释了公办学校本身的品牌资源,加剧了教育焦虑,衍生出许多社会问题。同时,公办学校参与举办的民办学校,利用公办学校的优质品牌,却采用民办学校的收费标准。不管是对公办学校还是民办学校,都造成了不公平竞争,扰乱了正常的教育秩序。

4

公办高中招收复读生,隐藏“私心”

      既然教育部有禁令,法律法规也在更新,为何各地违规办学的情况依然屡禁不止,这恐怕涉及到各地政府的“私心”。

      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熊丙奇分析:一方面,地方政府想打造当地的升学政绩。比如,舆论炒作衡水中学每年有多少学生考进北大清华,统计的除了衡水中学本部,还包括衡水中学体系中向全国招收复读生考进北大清华的数据。

      另一方面,地方政府想以这种模式减轻高中教育投入,并以民办高中的大规模跨地区招生带动本地经济发展。公办高中参与举办民办高中,靠民办高中的学费,可以解决教师的待遇问题,对学校来说可以形成良性循环:大笔学费收入—提高教师待遇—挖其他学校教师—各地抢生源—产出办学政绩。

      说到民办高中带动本地经济发展,不得不提声名远扬的毛坦厂中学。

       毛坦厂中学也是公民混办,整个毛坦厂中学体系的毕业生人数多达1.6万人左右,且已连续七年本科达线人数突破万人大关。      每年有来自全国各地的上万名家长和考生涌入这个学校,带着“改命”的愿望,这也让位于大别山深处的毛坦厂小镇变成了“高考小镇”。

      毛坦厂镇长韩怀国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政府和镇上每个居民,一切都围着学校转。

       比如,各重要地段装有学校的监控,镇上没有一家让学生分心的娱乐场所。因为生源来自全国各地,且人数众多,导致学生宿舍都不够住,学校允许学生在外租房,家长纷纷前来租房陪读。本地人靠出租房子过上富裕的生活,而陪读妈妈们一度撑起当地的服装加工产业。

      由高考复读所衍生出的教育产业,有的衍生出了上市公司,有的改变了一个镇的经济发展。当教育与资本扯上关系,教育不再纯粹,变得复杂起来。

      不可否认,不管是衡水中学、毛坦厂中学,或是其他类似学校,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帮助高考生和复读生改写命运,但它们也带来了招生和办学的无序,加剧了学生的考试压力,加重家长的教育负担,甚至带来整个教育生态的恶化。这也是国家禁止公办高中招收复读生的根本原因所在。

写在最后

      高考复读有用吗?学业生涯规划专家、北京大学教育学院副教授丁延庆和他的研究团队,做过迄今为止最严谨的实证研究。研究结果显示,分数上一本线的学生,复读总体效果为负,平均看成绩会更差,其他分段有效果,平均看成绩会提高,效果最大的一个模型,是提高20-30分。

      丁延庆说,对于一个高中学校,花钱买5个高分考生复读,结果两个考上北大清华,三个考得还不如去年,学校赚大了,但对个人决策的含义完全不一样。

      如果你是今年的高考生,因为一些原因想复读,请认真考虑,真的决定再战一年,小巴为你加油!
学校
;
学生
高中
免责声明: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安定门内花园胡同3号
Copyright © 2010-2021 by 官方网址:www.zgfa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主办:北京麒雯神州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67-5555-6698 投诉邮箱:zgfazs@126.com
官方微信
官方新浪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