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案之声

困在指标里的北京汽车市场 4S店明知违规仍要分一杯羹

发布日期:2021-07-17 09:25:05   来源 : 新京报    作者 :unknown    浏览量 :13
unknown 新京报 发布日期:2021-07-17 09:25:05  
13

      “我们可以给您介绍个人指标、介绍第三方租赁公司,但我们不做任何担保,这件事儿确实有风险,所以建议您还是找认识的朋友做指标租赁。”这一幕发生在城西一家蔚来体验店,店内工作人员正在向记者介绍新能源汽车指标租赁的细节。     

       自从北京实施购车资格摇号政策以来,指标租赁这项“灰色业务”就一直存在。但没有法律保护,相关的诉讼、争议也是悬而未决。经过记者实地调查发现,为了促进销量,大量4S店明知有法律法规风险也敢以身犯险,提供指标租赁服务;车企为了冲销量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有出台惩罚措施。虽然政策将指标租赁定性为违法违规,但如今北京号牌的租赁市场却是一片繁荣,租赁价格也是水涨船高。  

线下走访门店 几乎各品牌均有此类业务    

      记者陆续走访了蔚来、特斯拉、威马、广汽、几何等多家品牌4S店,几乎每个品牌都有指标租赁的业务,而且有些4S店自身也有指标租赁的需求。  

      目前4S店提供的指标租赁有几种不同的形式。有些4S店会选择跟消费者、指标出租人签署三方协议或是直接介绍双方认识,更多4S店是以转介绍的形式将第三方指标租赁平台信息提供给购车人,购车人可以和第三方机构、指标出租人联络。目前的指标租赁分为私人指标和公户指标,根据销售的说法,签合同的对象是不一样的。     

      价格方面,蔚来体验店的工作人员表示,指标租赁要1.7万元/年,根据这名工作人员介绍,可供租赁的指标来自首汽约车等第三方机构,都是私人指标。威马汽车的销售人员则表示,1.7万元/年是目前行业的普遍报价,店里要挣一些手续费、差价的,而且如果和店里一起签第三方合同,那么4S店的销售人员也会对指标租赁双方负责。     

      相比于1.7万元这样的高价,广汽新能源4S店的工作人员则给出了1.2万元的价格,并表示,店内只负责找指标人,不承担责任。另一方面,这位工作人员也提到,4S店自己也在收指标,用在试驾车上,但是价格比较低,大概7000元/年。     

      特斯拉销售则表示,公司提供公户私户两种租赁形式,公户约2400元/月,和第三方公司签合同,个人用户约1.3万元/年。几何汽车、零跑汽车、R汽车体验店的工作人员则表示,他们的指标租赁都是公户标,均来自首汽,价格约1.5万元/年,几何汽车还提供买车送两年指标使用权的服务。     

      一位第三方指标租赁公司的工作人员向记者表示,指标价格是近一年涨起来的,现在电标租赁约1.7万元/年,油标能到2万元。“去年你租,价格也就是这的一半,没办法,谁让北京号牌紧张,进京证又给卡得死死的。”这名工作人员补充道。     

灰色地带or违反法规?     

      在采访过程中,多名4S店工作人员向记者表示,目前指标租赁是灰色地带,但是想要买车,只有这一方法。虽然指标的租赁价格不低,但是相比于一年近10万元花费只能租赁到二手车,租指标的“性价比”更高。    

      北京云通律师事务所主任闫兵律师向记者介绍,购车指标类似于行政许可,不是财产,所以法律规定指标不能出租出借,无论是公户还是私人,指标租赁都是不合法的,网上看到的指标租赁介绍,都是典型的违法行为。     

      多方签署的合同也不具备法律效力,2020年《北京市小客车数量调控暂行规定》实施细则第五章监督和失信责任中第三十三条中明确规定:小客车指标确认通知书仅限指标所有人使用。对于经公安、司法机关等调查确认有买卖、变相买卖、出租或者承租、出借或者借用小客车指标确认通知书行为的,由指标管理机构公布指标作废;已使用指标完成车辆登记的,由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依法撤销机动车登记,由指标管理机构公布指标作废。同时,三年内不予受理该申请人提出的指标申请。     

      可以说,指标租赁不是灰色地带,而是切切实实的违法行为。    

       面对问题,贝壳财经记者分别向蔚来汽车、威马汽车、特斯拉、R汽车、几何汽车等企业询问他们对线下店指标租赁的了解情况与态度。截至完稿,特斯拉、几何汽车方面给出回应称,官方没有提供也不支持指标租赁,其余企业均未给出回应。     

新能源汽车指标租赁与法规冲突,“被动选择”还要持续多久?  

       大家都知道租指标不安全,没有法律保障,但为什么市场会越来越热?在流通协会新能源分会秘书长章弘看来,新能源汽车指标租赁这样的现象确实与法规有冲突,但也是人们在长期严格实施限购的城市里,排号久等无望的情况下,不得已而为之的被动选择。     

       闫兵也提到,过去计划经济体制下,大家都会就近上班,但随着市场开放,人口流动,人们花在通勤上的时间越来越多,住所较为偏僻的居民如果没有车辆,生活确实受到了通勤时间的困扰。     

      中国汽研北京分院创新发展部部长孙勇善曾向记者表示,截至2019年,北京市小客车保有量超620万辆,中国汽研与政企交流后保守判断,北京至少有100万辆潜在购车需求,但每年只发放约10万个个人指标。     

      一位通过第三方中介获得指标的李女士向记者表示,自己摇号近10年,家里有用车需求,又没有拿到指标的希望,所以选择租指标购车。像李女士一样的人,并不在少数,而4S店只是借着这一形式更好地卖车。不过李女士也提到,自己不会选择4S店租指标,在她看来指标租赁理论上都是非法的,所以她更愿意信任自己的中介朋友。   

      章弘提到,指标租赁是限购政策下的产物,限购政策则是为了缓解交通拥堵。为了缓解交通问题,政策也应适当向道路升级、城市功能规划升级等方向发力。如加强轨道交通建设,在郊区城铁站周围建设大型低收费停车场等。  

租赁
记者
指标
免责声明: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安定门内花园胡同3号
Copyright © 2010-2021 by 官方网址:www.zgfa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主办:北京麒雯神州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67-5555-6698 投诉邮箱:zgfazs@126.com
官方微信
官方新浪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