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案之声

福州高新区国土局为何如此胡来?

发布日期:2021-11-03 11:14:03   来源 : 法治社会网    浏览量 :173
unknown 法治社会网 发布日期:2021-11-03 11:14:03  
173

“你公司土地超过合同约定期满1年未动工开发,涉嫌构成闲置土地,请你公司于2021年11月4日到福州市高新区自然资源和规划局接受询问。”

 

这是福州市高新区自规局向外企福建英孚集成电路有限公司发出的通知。从2018年3月26日至今,该局已连续四次发出同样的通知,其中第一次被其自己撤销,第二、三次被福州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依法撤销。

 

就在三天前的10月29日,央视新闻联播报道全国政协召开双周协商座谈会,围绕“提高涉外执法司法质效”协商议政。会议强调,为落实法治思想,要进一步优化外商投资领域法治环境,督促相关政策承诺落地见效,提高国际公信力和影响力,在国际舞台上讲好中国法治故事。

 

可结果福州高新区自规局却偏偏叫板中央依法治国精神和大领导法治思想,肆无忌惮地滥用公权,把行政执行当儿戏,一而再、再而三,没完没了地对外资企业进行无端滋扰,导致外商与福州市人民政府签约的芯片制造项目长达十年胎死腹中,严重破坏了福州市乃到福建省的投资和营商环境。

 

 

 

 

 

外资芯片制造企业落户福州

 

福建英孚集成电路有限公司(下称“英孚公司”),是外籍芯片制造企业华生集团有限公司在华成立的独资企业。

 

2010年11月14日,福州市政府通过招商引资方式,与英孚-华生集团签署《项目投资合作框架协议》,共同推进8英寸晶圆(芯片)项目投资合作,合力打造福州市参与国际竞争的高科技平台。

 

协议约定:项目选址闽侯南屿生物医药和机电产业园(福州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建三条8英寸晶圆生产线;项目第一期总投资5亿美元,项目用地600亩,福州市政府力争在2011年1月底前提供首期400亩,并办齐所有手续。

 

2011年5月30日,英孚公司注册成立,华生集团用3000多万美元作为前期启动资金正式开展设备引进、技术储备等各项工作。2011年10月18日,英孚公司委托福州轻工进出口有限公司代理进口两条8英寸晶圆生产线,合同总金额2.1亿美元。其后,英孚公司支付预付货款人民币1.73亿元。

 

但是,正当英孚公司加大投资力度,紧锣密鼓让项目赶紧上马之时,政府方面的各项工作却进展得十分缓慢。

 

2011年12月9日,英孚公司取得闽侯县发改局的立项批文,项目第一期总规划用地面积266883.5平方米(400亩),但400亩工业用地仅仅是停留在纸面上,政府方面一直未能如期提供。

 

经多方协调,英孚公司接受政府方面提出的先行解决200亩土地意见,待动工后再提供剩余的200亩。2014年5月7日,英孚公司与闽侯县国土资源局签订《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出让合同》。

 

按土地出让合同约定,福州高新区应于2014年9月30日前完成净地交地,英孚公司应于2014年9月30日前开工建设,2017年9月29日前竣工。

 

可是,直至2015年10月20日,闽侯县南屿镇政府才通知交地。2015年11月19日,才签订交地确认书,迟延交地长达385天。

 

其后,英孚公司又等了一年多,闽侯县政府于2017年2月16日作出《关于福建英孚集成电路有限公司建设用地的批复》,同意按照“2014挂(工业)1号地块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挂牌出让结果”,将位于南屿镇新联、桐南、玉田村的土地133353.03平方米(200.029亩)工业用地使用权出让给英孚公司。

 

2017年4月21日,闽侯县国土资源局为英孚公司办理了项目用地的不动产权证(证号:闽〔2017〕闽侯县不动产权第0010387号)。至此,英孚公司才实际取得土地,刚刚具备申办施工许可的必要条件。

 

 

 

 

 

四次违法行政整死外商投资

 

拿到土地不动产权证后,英孚公司于2017年6月5日与中国建筑第二工程局有限公司签订《第一期工程施工合同》,并于2017年8月5日取得了《建筑工程施工许可证》,开始正式进场施工建设,于2017年12月完成所有基础桩打入施工,达到了项目用地已动工开发建设的条件。

 

然而,直到2017年底,关于另外200亩土地的供地问题,一直等不到政府方面的消息。无奈之下,英孚公司只好按照200亩土地变更规划。结果,相关部门却拒绝为英孚公司提出的方案变更申请进行审批,项目施工被迫陷入僵局。

 

不仅如此,相关部门在拒绝审批英孚公司变更方案的同时,福州高新区国土资源局竟然以闽侯县国土资源局的名义,以英孚公司土地闲置为由,于2018年3月26日向英孚公司发出“侯国土高新闲通〔2018〕4号”《闲置土地通知书》,告知英孚公司使用地块长期处于中止开发建设状态,已认定为闲置土地,并将上报福州高新区管委会启动闲置土地收回程序,进行无偿收回。

 

 

 

 

 

 

 

 

 

2018年5月23日,高新区国土局向英孚公司发出“侯国土高新闲通〔2018〕28”《闲置土地调查通知书》。

 

 

 

 

2018年10月17日,高新区国土局再次向英孚公司发出“侯国土高新闲通”〔2018〕33号《闲置土地调查通知书》,认定英孚公司因自身原因导致工程施工于2017年9月30日全面中止开发至今,根据《闲置土地处置办法》第二条等规定,认为上述宗地存在未按土地出让合同的约定动工建设,涉嫌闲置土地,决定依法对上述土地进行调查。

 

由于福州高新区国土局没有执法权,因此上述所有法律文书落款加盖的均为“闽侯县国土资源局(2)”字样公章,而实际上其执法主体是福州高新区国土局。

 

在此期间,适逢机构改革,2018年12月27日,闽侯县国土资源局被撤并,成立闽侯县自然资源和规划局,承担原闽侯县国土资源局、城乡规划局等职能。自此,闽侯县国土资源局已不复存在。

 

可在闽侯县国土资源局已被撤并三个月后的2019年3月6日,福州高新区国土局仍用“闽侯县国土资源局(2)”公章,作出《撤销闲置土地认定通知书》,决定将原向英孚公司作出的“侯国土高新闲通〔2018〕4号”《闲置土地通知书》予以撤销,理由是“认定事实有误”。

 

 

 

 

仅仅过了20天,即2019年3月26日,高新区国土局又用已不复存在的“闽侯县国土资源局(2)”公章,作出“侯国土高新闲认〔2019〕1号”《闲置土地认定书》,再次认定英孚公司停工时间超过两年,已构成闲置土地,并按照《闲置土地处置办法》启动闲置土地无偿收回程序。

 

 

 

 

 

 

 

 

 

2019年3月28日,“闽侯县国土资源局(2)”作出《闲置土地处置听证权利告知书》,告知英孚公司有申请听证的权利。于此,英孚公司在申请听证的同时,还向福州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申请行政复议。

 

在行政复议期间,高新区自规局未向福州市自规局提出答辩意见。2020年11月17日,福州市自规局依法作出“榕自然复决[2020]27号”《行政复议决定书》,依法撤销了高新区自规局作出的“侯国土高新闲认〔2019〕1号”《闲置土地认定书》。

 

 

 

 

 

 

 

 

 

结果,高新区自规局作出的闲置土地认定刚被福州市自规局撤销后的三个月,该局又于2021年2月4日以闽侯县自然资源和规划局的名义,使用“闽侯县自然资源和规划局(2)”公章,作出“侯自然高新综〔2021〕23号”《闲置土地认定书》,第三次认定英孚公司土地为闲置土地,理由是停工时间超过两年。

 

 

 

 

对此,英孚公司再次向福州市自规局提起了行政复议。2021年5月5日,福州市自规局作出“榕自然复决【2021】11号”《行政复议决定书》,认为案涉闲置土地存在因未按照土地出让合同约定的期限交付给土地使用权人,致使项目不具备动工开发条件的情形,闽侯县自然资源和规划局(高新区自规局)事实调查不清,第二次依法撤销了高新区自规局作出的《闲置土地认定书》。

 

 

 

 

 

 

 

 

 

高新区自规局以同样的事实和理由,三次作出同样的《闲置土地认定书》,第一次是自己把自己撤销,此后连续两次均被福州市自规局依法撤销。自至,总该消停了吧?

 

但是,高新区自规局偏要继续违法行政,在《闲置土地认定书》三次被撤销后的三个月后,高新区自规局又迫不及待地再次用“闽侯县自然资源和规划局(2)”公章,于2021年8月20日向英孚公司发出“侯自然高新综[2021]135号”《闲置土地调查通知书》,理由是“超过《出让合同》约定的时间未动工开发”,涉嫌闲置土地,第四次违法启动闲置土地调查认定和处置程序。

 

 

 

 

 

 

 

 

 

肆无忌惮公权滥用猛于虎

 

有哪家企业经得起福州高新区自规局这般无法无天的违法行政、胡搅蛮缠?倘若责任的确在英孚公司一方,英孚公司就无话可说,可回顾整个事件,违约的不是英孚公司,而是政府。

 

违约之一:合同约定的交地时间是2014年9月30日,但实际交地时间是2015年11月19日,迟延交地长达385天。

 

违约之二:合同约定应向英孚公司供地400亩,但至今仅供地200亩,另外200亩不知所踪。

 

违约之三:2017年8月5日英孚公司才刚取得《建筑工程施工许可证》,可仅在七个月过后的2018年3月26日,福州高新区国土局(自规局)就连续四次不断向英孚公司发出《闲置土地认定书》,在三次被撤销后仍然继续违法行政。

 

试问,政府职能部门一直要收回土地,作为处于弱势地位的外资企业还敢继续动工建设、继续投资兴业吗?在此情况下造成的土地闲置,其责任当然由滥用职权的高新区自规局承担,该局才是真正违法违约的第一责任人。

 

 

 

 

 

 

 

 

 

英孚公司负责人表示,作为外商、作为从事芯片研发的华生集团,本想为中国的芯片科技事业作出一点点贡献。可结果,福州高新区自规局肆无忌惮的公权滥用、违法行政,导致芯片投资化为乌有,着实令人痛心。

 

近年来,党中央一直强调法治政府建设。但可惜的是,福州高新区自规局却明目张胆地叫板最高指示精神,与“法治政府”背道而驰,严重败坏了地方政府形象、破坏地方政府公信力。

 

截止2011年,英孚公司已为上述项目投资人民币3.68亿元,此后又花费4000多万元支付土地出让金,投资总额已超过4个亿。但仅因福州高新区自规局的滥用职权和违法行政,导致英孚公司芯片项目十年无法正常生产经营,甚至连投入多年的4亿人民币也要打水漂,真可谓滥权猛于虎,太让外商寒心了。

 

为此,英孚公司希望上级领导和相关部门能够重视一下福州高新区的投资环境,关注一下外商的合法权益,并督促福州相关部门及时兑现承诺,对英孚公司的变更方案予以正常审批,按投资协议续供剩余的200亩土地,为国家芯片科技创新发展贡献力量。

 

当然,倘若福州方面的确无法供地,且高新区自规局铁了心要继续违法行政,将英孚公司名下200亩土地收回,也应当依法依规对英孚公司的经济损失进行赔偿,依法保护外商投资企业的合法权益,让外商在国际舞台上讲好中国法治故事。

项目
土地
高新区
英孚公司
免责声明: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安定门内花园胡同3号
Copyright © 2010-2021 by 官方网址:www.zgfa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35-010-73070 投诉邮箱:zgfazs@126.com
官方微信
官方新浪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