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案之声

租房冒充“内部房源”对外售卖,郑州一女子涉嫌诈骗被立案

发布日期:2022-04-12 12:54:01   来源 : 新京报    浏览量 :200
unknown 新京报 发布日期:2022-04-12 12:54:01  
200

到2022年3月,距离报案一年多了,李敏被骗的450多万元购房款仍没讨回来。

 

2019年1月至2020年9月,郑州人李敏经人介绍,以每平方米3000元的价格连买了9套所谓“房管局内部房”,共花费450余万元。直到2020年11月,因为不动产权证久拖办不下来,李敏到房管局查验,才发现这一切是一场骗局。

 

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自2019年以来,杜某丽等人以明显低于市场价的方式在郑州多地售卖“房管局内部房源”,实际上这些房源为杜某丽所租赁。为了长期欺骗买方,营造规范购买流程和办理过户手续等假象,杜某丽等人还向购房者提供虚假的房地产买卖合同协议、涉税收款收据、不动产登记证明等文件。

 

这个并不高明的骗局中,李敏并不是唯一的受害人。新京报记者了解到,受骗人员涉及的区域包括郑州的金水区、中原区、二七区,据记者不完全统计,仅中原区、金水区两地的涉骗房源就不少于47套,涉及购房款近2千万元。受骗的买家多与李敏类似,不仅自己购买多套,还拖亲带友购买。

 

据了解,郑州警方已经对杜某丽等人涉嫌诈骗案件进行立案侦查,杜某丽本人因处于哺乳期,目前取保候审。

 

3月29日,涉骗房源所在地,宏江瀚苑小区,李敏(化名)买的房子实际上是杜某丽租的,目前都已被房东收回。 新京报记者 程亚龙 摄


售价每平方米3000元的“内部房”

 

今年55岁的李敏介绍,2019年初,她从相识几十年的老同学那听说,有挂在房管局领导或领导亲友名下的“内部房源”在出售,每平方米只要三千元,“俺同学自己就买了好几套,要不然哪敢信有这么便宜的房子。”

 

经同学引荐,2019年2月,李敏认识了内部房销售人员刘真。刘真带李敏去看了其中一处的房源——宏江瀚苑小区。该小区位于郑州市中原区棉纺路与嵩山路交叉口西北角,距地铁1号线的碧沙岗站800米,周边还有配套的小学和初中。

 

宏江瀚苑附近的一家房产中介人员向新京报记者介绍,宏江瀚苑小区先后于2017年、2018年交房,因为小区环境好、配套全,小区的房价一直比较坚挺,小户型每平方米约1.6万元,大户型则在2.2万元左右。

 

看完房子后,李敏就有些心动。李敏说,在早期沟通阶段,刘真多次表明,她的姐夫与当地房管局的某领导是发小,双方关系密切,能确保房源可靠。刘还向其承诺,交完钱之后,很快就能把不动产权证办下来,如果办不成,可以全额退款。

 

“如果俺说看房本,刘真就说房本都在房管局领导或者领导的亲戚名下,乱查乱传的容易被人发现,所以不让查也不让看,就说等办完手续自动会过户到俺名下。”李敏说。

 

聊天记录显示,在李敏多次问询刘真意向房源情况时,刘常常以“正在房管局办事”“正在与房管局领导吃饭”等回应。这给李敏一种“刘真正在为了房子的事在努力”的感觉,种种信号,让她放下了疑虑,决定“把握好时机”果断出手。

 

李敏介绍,等到缴费的环节,除了购房款,购房者还要支付一笔“手续费”,这个手续费是刘真等卖房的人“上下打点关系的好处费”。具体费用标准是小户型每套15万元,大户型每套20万元。“她(刘真)都是乱要的,也没有说一定哪样的算大户型。”

 

“她说自己也是从杜某丽那买的房,而且已经拿到房本(不动产权证)了,还说她姐夫在房管局有人,不会有问题,再加上我们认识很多年了,所以没有怀疑。”王芳说。王芳与刘真曾经同在一家公司做医疗器械销售业务,她是直接从刘真那买的“内部房”。

 

王芳介绍,2019年2月,她与弟弟每人给了刘真15万元好处费,以每平方米3000元的价格在宏江瀚苑买了房。事发后,王芳了解到,刘真那套取得不动产权证的房源,是从正规中介渠道购买,并非所谓从杜某丽处购买的“内部房”。

 

证件信息显示,杜某丽今年33岁,河南郑州人,身材微胖。受访的多名买家均表示,他们的购房款,最终都流向了杜某丽。

 

郭磊就是直接从杜某丽那买的房。杜与郭的聊天记录显示,两人沟通过程中,杜某丽多次以房源紧俏、好户型隔夜售空等话术暗示郭磊尽快付费,还以亲属生病为由催促郭先付定金以及房款,并表示为其安排车库房和减免物业费等好处作为回报。

 

3月31日,郭磊(化名)在郑州市房管局查询自己名下的房产信息。新京报记者 程亚龙 摄


“送上门”的钥匙和产权证明

 

王芳说,交了“好处费”就算定了房子。

 

 2019年6月,在刘真的引导下,王芳签署了一个“公租房买卖合同补充协议”。协议约定,王芳以全款38.7万元购买了宏江瀚苑的一处129平方米的住宅。

 

经新京报记者现场核验,王芳购买的宏江瀚苑小区属于商品房。至于为何以公租房形式签署协议,“刘真当时解释说,因为是处置内部房,不能让人发现价格太低,需要经公租房转变为经济适用房以后再办房本手续。”王芳说。

 

上述说法与现有的政策要求不符。房地产市场分析研究机构、上海中原地产的市场分析师卢文曦告诉新京报记者,按照相关规定,公租房只允许租赁不允许买卖,虽然理论上存在转化为经济适用房来销售的可能性,但我国的市场条件尚不成熟,截至目前,没有任何城市将公租房转化为经济适用房进行销售。

 

协议签署后,王芳等人不断催促刘真、杜某丽等人尽快办理过户手续,但后者总是以各种理由推托。微信聊天记录显示,卖方拖延的理由有:正在想办法催促各方走流程办手续、房管局经办人员调整导致沟通不畅、核心经办人员车祸住院、销售人员的亲属病危住院……

 

在此期间,买方还会收到一个标注为【郑州房产】的短信,主要内容为:您所购买的内购房已在办理中,请于XX日到XX地厅办理房产手续……

 

“但到日子要去办手续的时候,就会有人给你打电话,以各种理由办不了,或者让你另外预约时间。”李敏回忆,她后来跟刘真和杜某丽说,再不能办手续就要求退钱,或是为了安抚买家,在2019年底,刘真和杜某丽开始将部分房源的钥匙交给买家。

 

与此同时,也会有标注为【郑州房产】的短信发送给买家:您所购买的内购房,已经完成备案审核,每户钥匙已经发放,入户信息将于下一个工作日发送至预留手机,每户需要缴纳房屋买卖手续费。

 

拿到钥匙给很多买家吃了定心丸。多位购房者介绍,正是因为拿到房源钥匙住了进去,才对杜、刘等人真正放心下来,他们还不惜以变卖现有房产、跟亲友借款、向银行贷款等方式,加大购房力度。

 

受访的数名买家中,大多购房在10套左右,有的是自己个人囤积多套,有的是介绍身边的亲朋好友买房,其中李敏就买了9套房。

 

按照流程,网签之后就是不动产权证的办理。2020年9月前后,因杜某丽、刘真等人承诺的办理不动产权证的日期屡次拖延,加上部分房源的分配出现问题,一些买家开始要求退款。在此背景下,刘、杜等人又开始采用新方式稳定买家。

 

2020年10月,部分买家开始收到一份纸质的“不动产登记证明证书”。该证书的证明权利或事项为预告登记,证书的落款时间为2020年10月23日,公章印迹为郑州市国土资源局不动产登记专用章。李敏说,杜某丽等人告诉她,拿着这个证明就能到房管局换房本。

 

而这份证书,实际漏洞百出。卢文曦介绍,不动产登记证明的预告登记,一般出现在购买期房或新房的过程中,目的在于明确产权,保障在产权证办理过程中买卖双方的权利。但在二手房的交易流程中,因为是现房现款,不存在预告登记的流程。

 

此外,新京报记者发现,证书上印有的郑州市国土资源局,加盖时间为2022年10月,而早在2019年1月,该机构职能就已并入郑州市国家自然资源和规划局,此后的对外印章,也同步变更后者名称。

杜某丽等人提供给买家的不动产登记证明,经地方房管局验证为假。受访者供图


租来的“内部房源”

 

不管是久拖不下的房本,还是漏洞百出的“不动产登记证明证书”,都没让购房者意识到不对劲,直到房源出了问题。

 

2020年9月前后,宏江瀚苑小区13号楼3单元23层的一户业主突然找上门来讨要房租。但在彼时,这套房源正被王芳的一位朋友居住,是王芳的友人从刘真那购买的“内部房”。

 

该套房源的租赁合同显示,该房源的租赁期是2020年5月至2021年5月,是杜某丽从房东王先生处,以每月4000元的价格租赁。后因房租给付不及时,房东才上门收房。

 

该房源的租赁中介负责人告诉新京报记者,2019年到2020年的大半年时间里,杜某丽先后经过该公司租了10套房子,大部分是在宏江翰苑,“当时我们也问她为什么要租这么多房子,她说因为城中村拆迁后回迁房未建成,帮村里的亲戚找地住。”据其了解,杜某丽还通过其他中介公司租了房子。

 

房东讨债事发后,引发了部分买家对杜、刘等人的怀疑。彼时,虽有所谓的“不动产登记证明证书”,但实际的产权证迟迟没有办下来。2020年11月前后,李敏拿着杜某丽给的印有自己名字的“不动产登记证明证书”去房管局核验,“房管局的人一扫上面的二维码,什么都没有,说这个证是假的。”

 

此外,微信聊天记录还显示,杜某丽还指导买房人郭磊在涉及不动产权登记、税费缴纳等文件材料上签字,这些文件上印有“郑州市房屋交易税后不动产登记一窗受理——内部房业务专用章”等系列印章。

 

“这些印章不是我们单位出具的,我们也没有见过这样的章”。4月1日,郑州市房地产郑东新区交易中心(下称东区房管局)的数名工作人员告诉新京报记者。

 

上述工作人员还以郭持有的“不动产登记受理凭证”为例指出,规范的受理凭证会明确标识房屋所处的位置以及楼栋、单元号、门牌号等信息,而郭磊持有的仅标注小区位置的文件,不符合规范要求。

 

4月8日,郑州市房管局政研处相关负责人回复新京报记者称,经该局交易中心工作人员确认,郭磊所持有的盖有房管局业务部门公章的“不动产登记受理凭证”“增量房交易涉税事项承诺书”,均系造假。除了文书的格式和内容,与房管局的正式文书有较大出入外,文书上盖的公章,与房管局业务窗口使用的公章也不一致。

 

不动产登记证明系伪造的消息不胫而走,购房者们陆续验证后,向警方报了案。据记者不完全统计,目前涉案的房源不少于47套,涉案金额近2千万元。

 

3月31日,就前文所涉情况,杜某丽回应新京报记者称,确实有内购房存在,只不过是这一批没有办下来,导致买家的投诉。“我只是帮买房人办手续的,钱都交给了上线,现在也在催促上线还款”,至于上线有哪些人,杜某丽拒绝透露。

郭磊(化名)先后向杜某丽转账200余万,用于购买所谓内部房产。事后,他收到多套钥匙,却至今未被告知房屋具体位置。新京报记者 程亚龙 摄

 

郑州多名房产交易从业人士认为,即使是真有“内部房”,也不可能以不到五分之一的市场价格销售,文中提到的“宏江瀚苑”,均价1.6万元/平方米,而杜某丽却以3000元/平方米的价格出让,明显不合常理。

 

相关从业人士提醒称,买房首先要确认的是出让方是否为房屋的所有权人,出让的房屋是否有抵押、查封等情况。在查清这些信息之后,才是双方议价,而且交易过程还需经第三方平台,以免出现付款后不能过户的情况。

 

4月2日,新京报记者就受访者反映的案件情况向郑州市公安局金水区、中原区两名负责案件办理的警员致电核实。中原区警员告诉新京报记者,仅中原区的受害人就有二三十人,案件涉及二七区、金水区和中原区,情况复杂,涉案金额较大,具体数额正在审计当中。据警方介绍,目前杜某丽因为处于哺乳期被取保候审,案件正在侦办中。

 

(文中李敏、刘真、王芳、郭磊均为化名)

 【吴小飞 程亚龙  秦巍峰 】

记者
房源
杜某丽
免责声明: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安定门内花园胡同3号
Copyright © 2010-2021 by 官方网址:www.zgfa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35-010-73070 投诉邮箱:zgfazs@126.com
官方微信
官方新浪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