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案之声

青岛马术产业艰难维生:开支大和政策不配套,对散客定价过高

发布日期:2022-05-07 10:26:20   来源 : 澎湃新闻    浏览量 :199
unknown 澎湃新闻 发布日期:2022-05-07 10:26:20  
199
不光是这个五一小长假,几乎每个双休,石梦慈和妹妹石梦曦总会被爸爸送到马术俱乐部,体验“马背上的生活”。截至今年,青岛已注册的马术俱乐部达23家,引进国内外竞技、教学马匹600余匹。但像石家姐妹这样,双休或节假日能在马背上进行这种“贵族运动”项目的,近年来仍难以实现“平民化”。

早前,就有青岛人大代表指出,由于马术俱乐部庞大的经营开支和政策不配套,行业一直处于“收不抵支”的困境。马术这一朝阳产业,应当利用青岛独特的山海景观和优越的气候条件,奔出一条新路。马背上的生活

5月2日上午,石梦慈和石梦曦姐妹俩被爸爸石永涛从市南区的家中送到了位于李沧区世博园的博洋马术,开始了他们假日与马为伍的生活。

13岁的石梦慈和7岁的妹妹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周末和假期。从市南到李沧,当爸爸的车刚停在马术场外,这对姐妹就迫不及待跳下车跑到马术场的圈养区,径直来到一匹枣红马的马圈旁。

“Lafite 马主:石梦慈”“私人马匹 禁止喂养”。招牌显示,这是一匹私人马匹。

招牌显示,这是一匹私人马匹。

马圈门左侧悬挂着的两个牌子向他人宣示:这匹名为Lafite(拉菲)的马匹为私人所有,其主人是石梦慈。牌子上的其他信息还标明,这是一匹棕色的6岁母马,品种是霍士丹。

石永涛说,2年前他花30万元将这匹适合跨越障碍的马匹从荷兰进口到青岛。因为家中无法圈养,于是就将这匹马圈养在了马术俱乐部,供两个孩子周末和假期娱乐。“马匹为进口,每年的寄养费为6万元。”石永涛说,“两个孩子来这里学习马术,还要交教练费等费用。”

除了两个孩子学习马术之外,石永涛有时也会骑在马背上在马场跑上几圈,彻底让自己的心绪与身体放松。

与自家圈养在这里的Lafite接触久了,石梦慈每次和妹妹来到马圈前,Lafite总会将头从马圈里伸出,伸出舌头试图与两姐妹亲近。除了这些动作,Lafite有时会用前蹄踢得圈门哐哐响,它期待主人将它带出马圈。石梦慈在教练指导下练习马术。

石梦慈在教练指导下练习马术。

“我不怕它,妹妹有点怕。”石梦慈告诉半岛全媒体记者。对姐妹俩而言,每次来到这里不仅是为亲眼目睹这个“家庭成员”,主要还是骑在马背上娱乐。见马主来了,马术俱乐部的教练上前,打开马圈,将Lafite牵出,石梦慈和妹妹跟在马匹的一侧,蹦蹦跳跳向马术场地走去。

13岁的石梦慈身高已经超过了160厘米,与同龄女孩相比,她似乎显得早熟。在俱乐部,她蹬上马靴,戴上头盔和手套。她站在一个凳子上,一只脚使劲踩着马蹬,一个翻身很利索地跨上了马背坐在了马鞍上。可在1年前,她还需要教练扶着上马,现在的她完全不需要教练搀扶。

此时,马背上的石梦慈右手持马鞭,开始驾驭起她座下的枣红色马匹。

春天的暖阳下,石梦慈目视前方,她用手里的缰绳向Lafite发号施令。接到这样的指令,6岁的Lafite载着它的主人在马场踱步。几乎每个节假日,石梦慈都前来与马亲近。

几乎每个节假日,石梦慈都前来与马亲近。

“家庭组团而来”

石梦慈在马背上,而她的教练则在现场指挥她如何注意骑马动作。

“她不能被马载着飞奔,她的技术还达不到标准。”旁边的教练告诉半岛全媒体记者。

和石梦慈不一样的是,在马术场的另一场地,一名身高与石梦慈无异的女孩骑着一匹枣红色马匹飞奔着跨越障碍,这名女孩的优美动作赢得现场会员和看客的喝彩。当众人对这名女孩投来赞许的目光时,这名女孩的母亲则站在马场外专注地盯着孩子。

“这个孩子在马术俱乐部学习有一段时间了。”博洋马术负责人张楷告诉半岛全媒体记者,孩子前来博洋马术学习前,有过骑马的经历,那是在澳大利亚。尽管孩子绝大部分时间跟随父母生活在青岛,但她有着澳大利亚户籍。

孩子的母亲告诉记者,孩子在国外爱上了马术,之后来到了这个马术场经过教练的指导后,马技学得很快,现在马匹驮着她飞奔,逾越障碍没有问题。一名小会员骑马越障碍。

一名小会员骑马越障碍。

“平时要上学,主要是双休或假期来这里。”孩子的母亲说。

同样在马场上,还有一名身着黑色马甲、身高不足1.4米的孩子,被一匹大马载着踱步,尽管孩子年少,但骑在马背上有模有样。

利用假期进行马术娱乐的不光有青少年。马场上,一名成年男子则在马背上正被教练纠正学习骑马的动作。

一个上午,石梦慈就这样骑在马背上被教练纠正各种动作。当石梦慈从马背上落地时,已在一个半小时之后。此时的教练将Lafite牵到场地外,将四个蹄子和腿上的土冲洗干净。一名小会员在马上有模有样。

一名小会员在马上有模有样。

“马匹在这里晒一会太阳,之后回到马圈,给它适当添加草料。”教练表示。

自家马匹晒太阳的间隙,石梦慈站在马前抚摸着马头,两眼目视着眼前的这名“老朋友”。半个小时之后的中午,她将和妹妹、爸爸以及马场的工作人员们共食烤肉。对于姐妹俩,这样的假期生活充满惬意与乐趣。

“来这里骑马的除了一些孩子之外,还有一些家庭组团而来。”张楷说。一名母亲带着两个孩子与马匹亲近。

一名母亲带着两个孩子与马匹亲近。

谁为俱乐部养马?

在博洋马术,像石梦慈这样私人养马的马主不是不止一个。

在石梦慈马圈的旁边,也有一个马圈。马圈墙体的公示牌上书有“Ares 公马 6岁 荷兰弗里斯兰马”等字样,而该匹公马的马主是李玉江。

李玉江告诉半岛全媒体记者,这匹马是他花50万元买来并寄养在这里的,该马肩高168厘米,体重400余公斤。

“多年前我就喜欢上了马术,马术的背后有着无穷的乐趣。”李玉江说,对于爱好马术的养马人而言,不可能将马匹圈养在楼上,于是他就将这匹马寄养在了这里。每年的寄养费加上草料费,在10万元~15万元之间。除了这些寄养费和草料费之外,如果学习骑术需要教练指导的话,每年还需要2万元。

“私人养马确实需要花一笔费用。”李玉江表示。一名女士正在骑马。

一名女士正在骑马。

在博洋马术,李玉江花50万元购买的马匹不是最高价。价格最高的是一匹来自荷兰、体重达550公斤、肩高178厘米的荷兰温血马。而这匹马是一名马主花80万元购来的。除了这些大型马匹之外,这里还养着小型宠物马匹。

张楷将记者带到一马圈旁,指着马圈内的一匹小白马说,这匹小白马是乘荷兰的国际航班来到青岛的。这匹肩高75厘米的小马,体重仅有150斤。这样的小马性格温顺,适合幼小的孩子骑。

“早前说马术是一项‘贵族运动’。”张楷说,“现今,有私家马匹,并不代表马主一定是‘贵族’,但至少得有一定的经济实力去支撑。”

什么人在玩马术?对于这个问题,张楷毫不避讳。

张楷说,前往马术俱乐部玩马术的,几乎全是经济状况不错的家庭。他说,以某马术会员为例,这名马术会员不但有自己的人力公司,还有自己的物流公司。多个公司的强力支撑,才让他有实力成为俱乐部会员。而另一个会员家庭的男主人则是一家大型汽修厂的老板。

成为俱乐部家庭卡会员每年费用为3万元,而进口马的寄养费每年高达6万元,这还不包括马匹的调教、打理、钉掌、驱虫以及鞍具保养等费用。一名爱马女士在马圈拍照。

一名爱马女士在马圈拍照。

“不赚钱”,为情怀而忙?

以博洋马术俱乐部为例,该俱乐部目前共有300余会员,五一小长假,每天有几十个会员来俱乐部学习或练习马术。在外人看来,排着队上场的马匹和300多会员的背后,应该让俱乐部赚得盆满钵满,但张楷对此予以否认。

“的确,只要有会员来,俱乐部就会有进账。”张楷说,“但外人完全忽视了马匹背后的各种成本。”

张楷表示,马匹是买来的,马场是租赁的,马圈是修建的,包括教练、台前台后服务人员都是应聘来的。以马场马术主教练为例,主教练是内蒙古农业大学运动马驯养与管理专业毕业并有着多年实战经验的大学生,而主教练每年的薪水高达近30万元,普通教练薪水15万元。除了这些基本的支出外,马每天需要吃草、吃料,一匹马每天至少需要50元的饲养成本。

“如此算下来,区区数百会员让马术俱乐部赚得盆满钵满是很不现实的。”张楷说,“不赔钱就不错了。”若如他说,马术俱乐部并不赚钱,他为何又要大兴土木、大买马匹?“完全是因为情怀,爱马的情怀。”张楷说,他在数年前爱上了马术,慢慢地他发现马术是一项高雅的运动项目,所以他不但将这个运动坚持了下来,而且还成立了马术俱乐部。马场工作人员为上场后的马匹清洗马蹄。

马场工作人员为上场后的马匹清洗马蹄。

因为马术本身“不赚钱”,所以张楷不日将在俱乐部设立露营、拍照和下午茶的项目,以此用“副业”缓解主业捉襟见肘的现状。

马术本身真就不赚钱吗?

青岛首个马术俱乐部——凤凰马术俱乐部的创建者王修山告诉半岛全媒体记者,他在2006年成立了青岛第一个马术俱乐部,马术俱乐部运营16年来,他已经投入了6000余万元,“赚不到钱”,但每个做马术俱乐部的人都有一份情怀。

“绝大部分是‘收不抵支’的。”王修山说,“这份情怀,让每一个马术俱乐部的创业者坚挺着。”马场每天产生大量马粪。

马场每天产生大量马粪。

青岛马术产业将奔向何方?

事实是,在青岛一边有马术俱乐部喊着“不赚钱”,另一边却有刚注册并忙着开张的新马场。

2006年起,凤凰马术俱乐部的创建,拉开了青岛马术发展的序幕。统计资料显示,至2022年,青岛已注册的马术俱乐部达23家,个人会员约12000人,引进国内外竞技、教学马匹600余匹、10余个品种。一名小会员骑马过障碍。

一名小会员骑马过障碍。

身为凤凰马术俱乐部创建者的王修山,还是青岛市马术协会秘书长。

王修山接受半岛全媒体记者采访时说,青岛与马术有着很深的渊源。19世纪末,德国侵占了胶州湾,在如今的汇泉广场建设了青岛第一个跑马场,并很快就成为与上海齐名的远东著名赛马场。如今,青岛马术业经过16年发展,已经建成有专业室内马场、室外马场、现代专业速度赛赛道、具有马术特色的影视拍摄基地等。除此之外,青岛还成立了马匹胚胎移植实验室以及名马繁育基地。截至目前,已经利用先进的胚胎移植技术成功繁育了百余匹有着国外优良基因的马匹。

近年来,青岛马术产业以及与马术相关联的产业取得了一些进步,但与北京、上海、广州和成都等城市的马术业仍有差距,存有短板。

早前,青岛市人大代表葛振国曾指出,由于马术俱乐部庞大的经营开支和政策不配套,行业一直陷于收不抵支的困境。鉴于技术门槛、资金门槛和经营推广门槛问题,大部分俱乐部经营管理水平比较落后,投资收益水平普遍比较低。大部分投资以投资人的个人马术爱好为导向,缺乏严谨科学的规划和规范的指导。牧草的运输、马匹的繁育、销售、训练、交易、比赛、从业人员培训等,没有形成产业链。一名女士正在骑马。

一名女士正在骑马。

葛振国表示,我国90%的马术俱乐部采用会员制,我国规模较大、环境较好的知名马术俱乐部的入会费都在30万元左右。交了会员费,进行骑乘还需要另外交费。这使得马术俱乐部的消费群体都是以企业高级管理人员、私人企业主以及外籍白领为主要对象,很多投资额在千万元的马术俱乐部会员的数量只有几十人。接待散客的俱乐部的定价过高,不符合目前大多数人的收入水平,使得很多爱马想去参与马术运动的人都无法参与其中。

葛振国认为,青岛作为一座著名的旅游城市,有独特的山海景观资源和优越的气候条件,适合养马和开展马术运动。但是,目前青岛的马术与旅游市场的结合不够紧密,旅游业仅仅局限于普通的公园遛马形式,没有充分利用青岛的自然资源,深度开发青岛的马术项目旅游资源。青岛的马术事业经过多年不断孕育得到了越来越多的青少年及家长的认知和喜爱,青岛应当选拔培养有潜质的青少年马术人才,为青岛市培养和储备更多的优秀人才。
青岛
俱乐部
马术
马匹
免责声明: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安定门内花园胡同3号
Copyright © 2010-2021 by 官方网址:www.zgfa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35-010-73070 投诉邮箱:zgfazs@126.com
官方微信
官方新浪微博